热门TAG
热门期刊
您的位置: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

呼吸内科 87 例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分析

 2023-01-06 11:17:09  来源:123杂志网 

  摘要:目的 分析呼吸内科药品不良反应(ADR)发生的规律与特点,为临床安全用药提供参考。方法 选取 2019 年 1 月 至 2021 年 5 月咸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上报至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 的 87 例报告,采用回顾性研究方 法、应用 Excel 软件对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性别、年龄、给药途径、药物种类、药品分布及转归情况、累及器官或系 统及其主要临床表现、上报人员职业分布情况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男性占比(57.47%)略高 于女性占比(42.53%) ;41~60 岁和 61~80 岁这两个年龄段最易发生 ADR,占发生 ADR 总例数的 86.21% 。静脉滴注是 发生 ADR 的主要给药途径(占比 75.86%),其次为口服给药( 占比 14.94%)。  发生 ADR 的前 3 位药物种类依次为抗菌 药物(占比 43.68%)、抗肿瘤药物( 占比 21.84%)、平喘药物( 占比 17.24%);发生 ADR 排名前 3 位药品依次为莫西沙星 ( 占比 14.94%)、注射用顺铂(占比 9.20%)、左氧氟沙星( 占比 5.75%)。一般 ADR 为主要发生类型( 占比 91.95%)。ADR 累及器官或系统最常见的为消化系统( 占比 32. 18%),主要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反酸、腹泻、腹痛、便秘,其次为神经 系统( 占比 20.69%),主要临床表现为头痛、头昏、胡言乱语、烦躁不安、谵妄、失眠 。上报人员职业主要为药师( 占比 83.91%)。结论 呼吸内科 ADR 的发生以中老年患者居多,主要由抗菌药物和抗肿瘤药物引发,给药途径主要为静脉滴 注,主要累及系统为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应将抗菌药物及抗肿瘤药列为重点监测药物,以减少 ADR 发生率,保障患 者安全用药。

  

  药品不良反应(adverse drug reaction, ADR) 指合格药 品在正确用法用量下出现的与用药 目 的无关的有害反 应[1]。ADR 是药品的固有属性,由药物的两重性决定。一般来说,所有药品都会存在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不良反应[2]。 ADR 监测作为药品上市后安全监管的措施之一,其目的 是为了发现和控制药品的安全风险,了解 ADR 的临床表现、严重程度,以期最大限度加以避免其发生情况;同时,也是 为了保证患者安全用药。ADR 监测工作是临床药师工作 中重要的一部分,笔者作为一名临床药师,负责全院 ADR 的收集、国家网上报。本文通过对我院呼吸内科上报的 87 例 ADR 监测报告进行统计分析,总结 ADR 发生的规律及特 点,旨在为临床用药提供参考。

  

  1 资料与方法

  

  选取 2019 年 1 月至 2021 年 5 月咸阳市第一人民医 院呼吸内科上报至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的 87 例 ADR 报告,采用回顾性研究方法,应用Excel 软件对 87 例 ADR 报告的性别、年龄、给药途径、药物种类、药品分布及 转归情况、累及器官或系统及其主要临床表现、上报人员 职业分布情况进行统计分析。

  

  2 结果

  

  2.1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性别与年龄分布情况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男性占比(57.47%) 略高于 女性占比(42.53%) 。发生 ADR 的年龄段为 16~90岁,其中 发生 ADR 最多的两个年龄段为 41~60 岁和 61~80岁,占发 生 ADR 总例数的 86.21%,见表 1。

  

1672974636946

  2.2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给药途径分布情况

  

  87 例报告中,静脉滴注是发生 ADR 的主要给药途径, 占比 75.86%,其次为口服给药,占比 14.94%,见表 2。

  

1672974647027

  2.3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药物种类及前 10 位药品分 布情况

  

  87 例报告中,发生 ADR 的药物种类有 11 种,排名前3 位的依次为抗菌药物(占比 43 .68%) 、抗肿瘤药物(占 比 21.84%) 、平喘药物(占比 17.24%) ,见表 3。发生ADR 排名前 3 位的药品依次为莫西沙星(占比 14.94%) 、注射 用顺铂(占比 9.20%) 、左氧氟沙星(占比 5.75%) ,其余药 品发生 ADR 的例数均≤4次,见表 4。

  

  2.4 87 例报告中发生严重 ADR 的药品分布及转归情况

  

  87 例报告中,一般 ADR 80 例,占比 91.95%,严重ADR 7 例,占比 8.05%。7 例严重 ADR 中,2 例发生骨髓抑制, 均立即停药,给予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注射后痊愈;1 例 发生恶心、呕吐,给予止吐治疗后痊愈;2 例发生幻觉、失 眠,均停药后痊愈;1 例发生重型药疹,停药给予激素治疗 后好转;1 例发生神经病理性疼痛,给予普瑞巴林(止疼)  等药物治疗后好转,见表 5。

  

1672974682844

  2.5 87 例报告中ADR 累及器官或系统及其主要临床表现

  

  87 例报告中,ADR 累及器官或系统最常见的为消化 系统,占比 32.18%,主要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反酸、腹 泻、腹痛、便秘;其次为神经系统,占比 20.69%,主要临床表 现为头痛、头昏、胡言乱语、烦躁不安、谵妄、失眠,见表 6。

  

1672974695725

  2.6 87 例ADR 报告的上报人员职业分布情况

  

  87 例报告中,药师上报 73 例,占比 83.91%;护士上报6 例,占比 6.90%;医生上报 8 例,占比 9.20%。

  

  3 讨论

  

  3.1 ADR 与性别、年龄分布关系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男性的 ADR 发生率略高于女性,这 可能与我院呼吸科住院患者男性人数多于女性人数有关, 呼吸科住院大多数患者都是因慢性肺部疾病加重而入院, 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等, 这些疾病的男性患病率均高于女性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 年人机体器官各项功能逐渐下降,且通常患有多种基础性 疾病、合并用药种类多、长期用药,导致药物在组织器官中 易蓄积及发生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以更易发生 ADR。 本研究中,发生 ADR 最多的两个年龄段为 41~60 岁和61~ 80 岁,可见各项结果之间是相符的[3-4] 。因此,在临床工作 中医护人员应加强对老年患者 ADR 的监测,及时识别ADR,以 保证患者的用药安全。

  

  3.2 ADR 与给药途径分布关系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静脉滴注是发生 ADR 的主要给药 途径,占比 75.86%。庞洋等[5]研究显示,ADR 的给药途径以 静脉滴注为主,2020 年我国 ADR 报告显示,ADR 的给药 途径也以静脉滴注为主,以上研究与本研究结果相符[6]。主 要原因为,87 例发生 ADR 者均为住院患者,用药途径主 要为静脉滴注,该给药途径因药物不经过吸收而直接进入 血液循环,无肝脏首过效应,导致体内血药浓度高,起效迅 速,因此 ADR 发生率也相应提高 。静脉给药的药物浓度、 滴注速度、配置溶剂及存放时间、不溶性微粒、渗透压等都 是影响 ADR 发生的危险因素[7-8]。因此,临床医师在选择 用药时,应结合患者病情严重程度选择合理的给药途径, 遵循“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如果必须静 脉输液时,也应控制好药物浓度、滴速并选择适宜的溶剂, 从而降低 ADR 的发生风险,确保患者的用药安全[9]。

  

  3.3 ADR 涉及的药物种类及严重 ADR 的药品分布情况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发生 ADR 的药物种类中排名前 3 位的依次为抗菌药物(43.68%) 、抗肿瘤药物(21.84%) 、平喘药 物(17.24%) ,这是因为大多数患者都是因肺部感染入院, 抗菌药物、平喘药物被大量使用;其中抗菌药物发生 ADR 排名前 2 位的药品依次为莫西沙星(14.94%) 、左氧氟沙星 (5.75%) ,这与文献报道[10]一致。莫西沙星、左氧氟沙星为 氟喹诺酮类药物,具有较强的药物脂溶性和组织穿透力, 由其引发的皮肤及附件损伤、神经系统损伤、消化系统损 伤等不良反应症状也随之增加,加之该类药物有抗菌谱 广、抗菌活性强、无交叉耐药、无需皮试等优点,已在临床 上广泛使用[11-12],所以 ADR 的发生风险高。本研究中,喹诺 酮类药物在临床使用中发生的ADR 以神经系统症状为 主,其次为消化系统,主要临床表现为胡言乱语、烦躁不 安、谵妄、失眠、恶心、呕吐、反酸、腹泻、腹痛、便秘,且老年 人更易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因此,临床在用药时应严格掌 握该类药物的适应证和禁忌证,若老年患者使用,更应加 强对其 ADR 的监测。

  

  本研究中,抗肿瘤药物引起的 ADR 发生率为21.84%, 仅次于抗菌药物。近年来,肿瘤疾病的发病率呈逐渐升高 趋势,抗肿瘤药物仍作为治疗肿瘤疾病的主要手段,特异 性低,对肿瘤细胞产生毒性作用的同时也会对人体正常细 胞、组织等产生一定的损害,同时肿瘤患者的化疗周期长, 常需 2 种及以上化疗药物联合使用,故 ADR 的发生率较 高[13]。本研究结果显示,临床上最常见的 ADR 为恶心、呕 吐,最严重的ADR 为骨髓抑制,如外周血白细胞、血小板 等明显下降,与崔琪等[14]报道一致。抗肿瘤药物引起的恶 心、呕吐不仅会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还会降低其治疗依 从性,因此对恶心、呕吐的风险评估和预防进行规范处理 尤为重要。临床应根据拟行抗肿瘤方案的致吐风险、既往 患者发生恶心、呕吐的严重程度和患者自身的高危因素来 制订个体化的防治方案,从而减少该类 ADR 的发生[15]。对 于该类药物引起的血细胞下降,建议临床在用药过程中 动态复查患者的血常规变化,必要时给予对症处理,以 减少骨髓抑制造成的一 系列并发症 。  同时,医护人员应 加强该类药物使用过程中 ADR 的监测,避免严重ADR 的发生。

  

  3.4 ADR 累及器官或系统及其主要临床表现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ADR 累及器官或系统最常见的为 消化系统,占比 32.18%,主要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反 酸、腹泻等,这是因为大部分药物进入体内都会影响胃肠 道系统,而胃肠道反应较易于观察。其次为神经系统,占 比 20.69%,主要临床表现为头痛、头昏、胡言乱语、烦躁不 安、谵妄、失眠等,原因为大部分药物可透过血脑屏障引起 中枢神经系统的不良反应。对于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发生 的 ADR,临床易于观察和判断,但对于那些无临床症状、 需实验室检查发现的 ADR,如血液系统、内分泌系统、肝 肾功能损害,医务人员应密切监测患者用药后的不良反 应,动态复查相关实验室指标。

  

  3.5 严重 ADR 的处理措施及建议

  

  87 例报告中,发生严重 ADR 的有 7 例,在此列举 3个 具有代表性的报告病例,以提高广大医务者对该类不良反 应的识别及处理。

  

  病例报告 1:李某,男,59 岁,因“确诊肺癌 1 年余,痰 中带血伴胸痛、气短 2 周”入院。入院诊断:肺恶性肿瘤(双 肺) ;阻塞性肺炎;胸腔积液;脑继发恶性肿瘤(?) 。入院 后第 4 天,给予紫杉醇注射液 240 mg+0.9%氯化钠注射 液 500  mL 联 合 注 射 用 卡 铂 0 .4  g +5% 葡 萄 糖 注 射 液 500 mL 静脉滴注进行 1 次抗肿瘤治疗。用药第 2 天,患者出 现四肢疼痛难忍,口服洛索洛芬钠分散片止痛,60 mg/次, 3 次/d;口服维生素 B1  片和维生素 B6 片进行营养神经治 疗,10 mg/次,3 次/d 。用药 2 d 后,患者四肢疼痛无明显缓 解,临床药师查阅相关指南及文献,发现紫杉醇注射液在 用药期间可出现运动神经毒性和感觉神经毒性,并且对于 出现的严重不良事件至少可定义为Ⅲ级毒性,而联用药物 中注射用卡铂较少见,临床药师考虑可能是紫杉醇注射液 引起的严重神经痛,建议医生加用普瑞巴林或者加巴喷 丁治疗紫杉醇注射液引起的神经痛,医生采纳临床药师 意见,加用普瑞巴林胶囊口服,75 mg/次,3 次/d。用药第 3天, 患者四肢疼痛明显缓解[16-17]。

  

  病例报告 2:陈某某,女,79 岁,因“咳嗽、咳痰、气喘 30 余年,加重半月,头晕 5 d”入院,诊断为慢性喘息性支 气管炎急性发作 。入院第 1 天,静脉滴注注射用多索茶碱 0.3 g+5%葡萄糖注射液 100 mL 进行平喘治疗,1 次/d;静 脉滴注注射用头抱美唑钠 1 g+0.9%氯化钠注射液 100 mL 抗感染,2 次/d;静脉推注呋塞米注射液 20 mg 以利尿, 1次/d,其他对症支持治疗。用药第 10 天患者出现幻觉、兴 奋、失眠,询问病史后,诉既往并未出现上述症状,临床药 师查阅文献和国外 ADR 数据库,发现注射用多索茶碱诱 发精神症状的不良反应在国内外均有报道,与临床医生沟 通后,考虑可能是注射用多索茶碱引起的以上症状,立 即给予停药处理,其余治疗方案不变,停药第 3 天后,患 者上述症状消失[18-20]。多索茶碱为甲基黄嘌呤衍生物,其不 良反应包括上腹痛、恶心、呕吐、失眠、头痛、易怒、心动过 速等,其有效血药浓度为 10 μg/mL 左右;而不良反应的 发生与血药浓度密切相关,当多索茶碱浓度过高时,患者 可能出现恶心、呕吐、兴奋、失眠、心律失常等不良反应。虽 然相比于氨茶碱,多索茶碱较少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心血 管系统的不良反应,但是为保障患者的用药安全,建议对 于临床用药时间较长的患者,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应当监测 患者的血药浓度,而无条件的医疗机构应加强对患者用药 期间不良反应的监测;若出现中枢神经系统的症状,则应 立即停药,以防止不良反应进一步加重[21]。

  

  病例报告 3:都某某,男,53 岁,因“咳嗽 、气短3 d” 入院 。入院诊断:重症肺炎;心肌炎;低蛋白血症 。入院第   1 天,静脉滴注莫西沙星注射液 0.4 g+5%葡萄糖注射液   250 mL 抗感染,1 次/d;静脉滴注注射用环磷腺苷 40 mg+   5%葡萄糖注射液 250 mL 营养心肌,1 次/d;静脉推注注射用盐酸氨溴索 30 mg+0.9%氯化钠注射液 10 mL,2 次/d; 口服乙酰半胱氨酸颗粒,0.2 g/次,3 次/d 进行祛痰治疗;其 他对症支持治疗 。用药 2 d 后,患者出现幻觉、失眠等精 神症状,详细询问病史后,诉既往并无幻觉等精神症状, 临床医生考虑可能是莫西沙星注射液引起的不良反应, 立即给予停药处理,并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为注射用哌 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其余治疗方案不变;停药第 2 天, 患者幻觉、失眠症状消失,出院前未出现上述精神症状 。 喹诺酮类抗菌药物凭借其抗菌谱广、无交叉耐药、无须 皮试、1 次/d 给药等优点在临床上应用广泛,但其亲脂性高、 组织分布广,也易引起不良反应[22]。有文献报道,喹诺酮 类药物引发的 ADR 中,神经系统以精神症状较为常见[23]。 因此,建议临床在使用该类药物时应严格掌握其用药指征, 同时,在用药期间应加强对该类药物治疗的药学监护, 警惕该类 ADR 的发生,对于考虑是该药引起的精神症状, 需立即给予停药处理。

  

  3.6 ADR 报告的上报人员职业分析

  

  我院呼吸内科有专职临床药师参与日常医疗查房,与 医生共同制定患者的药物治疗方案,同时在患者用药期间 对其进行全程的药学监护,及时帮助医生和护士发现、识 别 ADR。87 例报告中,药师上报占比 83.91%,护士上报占 比 6.90%,医生上报占比 9.20%,可见 ADR 主要由临床药 师上报,因此 ADR 报告质量较高,但上报人员职业构成与 我国 2020 年国家 ADR 年度报告上报人员类型  (医生 55.3%,药师 24.7%,护士 13.7%,其他 6.3%) 相差悬殊,护 士和医生上报比例低的原因可能为对 ADR 认识不足、工 作繁忙等。众所周知,临床医生和护士作为药物治疗的执行 者,也是用药后疗效与安全性的直接观察者,为 ADR 的第 一识别人,因此对于临床中发现的 ADR 应积极上报,建议 医院采取奖惩机制,鼓励医生和护士积极上报 ADR,加强 ADR 相关知识的培训,以增强医护人员对 ADR 的认识,提 高医生和护士 ADR 的上报比例。

  

  综上所述,对于呼吸内科,应将抗菌药物和抗肿瘤药 物列为ADR 重点监测药物,医护人员在患者用药过程中 应加强相应的药学监护,不仅要掌握常用药物 ADR 发生 的规律、特点,而且应在发现疑似 ADR 后立即采取相应对 症治疗措施,防止 ADR 危险性进一步扩大。加强患者用药 过程中的宣教工作,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减少ADR 发生。 医疗机构通过开展 ADR 的监测工作,定期总结分析 ADR 发生的规律、特点,并及时反馈给临床,可以提高医护人员 对 ADR 的认识,一定程度上减少或避免 ADR 发生,从而 保障患者的用药安全。

  

  白婷,赵姣 *,杨蕊,朱琳


本文标签:
中国图书网

京ICP备18012487号-2 Copyright 2022 99杂志网